English  
 
关于中集
 
首页 >> 关于中集 >> 新闻/推广 >> 新闻公告
  
麦伯良缅怀袁庚:通往现代商业文明的一盏明灯
2016-02-02
    

中集集团CEO兼总裁 麦伯良

 

131日晨,惊悉袁庚老先生仙逝,永远离开了我们。

中集是他老人家于1980年亲手创立的一家公司,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后最早的几家中外合资企业之一,没有他就没有中集。而我在1982年中集投产之初就来到了这家公司,并在中集一干就是三十多年。这个缘份,得来不易,坚守不易。

从地缘上来看,袁庚所创立的如今已全球知名的几家优秀企业中,只有中集的总部还在蛇口。“时间就是金钱、效率就是生命”的标语牌,二十年来一直矗立中集总部大楼的旁边。而中集大楼下的土地,正是当年蛇口开山第一炮炸响的地方。如果未来要立起一座“中国改革开放第一炮纪念碑”,其准确的位置就应该立在这里。

袁庚的离去,我满怀悲痛,同时又心存深深的感恩。他留给世人、留给中集的精神财富和先进理念,至今仍然在影响着我们,值得我一生去学习和领悟。

有人说:一个人的离世有两次,一次是停止呼吸,一次是被人遗忘。在中国通往现代商业文明的道路上,我深信袁庚并没有离去,他是一盏指路的明灯。

我很推崇的一句话是:“因为袁庚不懂计划经济,所以成就了蛇口”。——可能当时的他,也不懂市场经济,但这并不重要。因为我们大家今天所看到的,他在蛇口工业区留下的理念和口号、机制和做法,其背后却是蕴含着具有鲜明价值判断的市场经济规律。关于什么是市场经济的内涵,我想结合中集发展的实际,谈谈以下几点。

第一点,开放和全球化。蛇口工业区破壁打开厚重国门之初,招商局和丹麦宝隆洋行就合资成立了中集集装箱公司,第一任总经理是丹麦人,从西方引进了公司的经营方式和管理制度。中集在诞生之初,血液里就流着国际化的基因,成长了一大批国际化人才,公司为之受益无穷。几十年来,中集事业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,在很大程度上的突出表现是国际市场。中集每一个产业的突破性成长和重大创新,都是首先把国际市场打下来、赢得全球主流市场的认可。我们的主要业务:集装箱、能源化工食品装备、道路运输车辆、海洋工程等等,都是遵循这样一种发展路径。这些年,我们去并购一些海外企业特别是欧洲企业时,对方听到中集诞生之际的历史故事后,一下子就拉近了心理上的距离。

袁庚还有一个经典观点,让我非常难忘:“不要闭门去研究别人已经发明的东西”,蛇口工业区对外引进集装箱项目,也是基于这个想法,因为西方早就有了。在今天看来,中集也一直在践行着“全球资源配置”,为我所用的价值主张。比如中集将冷藏箱、罐箱等技术,从西方引进到中国,在中集手里又经历了升级换代,这些产品都为中集取得了世界第一,商业模式获得了巨大成功。

第二点,责任、权利和利益的对等。袁庚在中集创立之初,所精心设计的股东双方各占50%的股权结构,为中集的长远发展奠定了制度基础。是董事长来管这家企业,还是总经理来管,都有可能成功。但在我看来,最重要的是,谁承担了经营的责任,就应当被赋予足够的权力和利益。袁庚的改革创新之处,在于挡住了那只“看得见的手”,让职业经理人能够独立于体制外,承担经营责任,让董事会层面采取民主决策,不干预公司的日常经营。这种“董事会领导下的总经理负责制”,在中国超前了若干年。这才是市场经济下的现代企业管理。

1991年底,为了承担起这份经营责任,在袁庚的鼓励下,我从招商局正处级外派干部的岗位辞职,成为中集的总经理,一个完全“下海”的职业经理人。原先每月1万港币的薪酬,到了中集后只有每月400元。但我义无反顾,因为这是来自袁庚的信任与支持。在那个时代,让一个30刚出头的年轻人做总经理,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决心的。

第三点,尊重人性。人性这两个字,说起来很复杂,但其实也很简单。每个人都要生存、生活和有安全感,都渴望获得财富,都梦想人生价值的实现,——这些都要大胆承认,大胆鼓励。蛇口工业区历史上有名的“四分钱风波”,多拉一车土就能多拿四分钱奖金,就是在满足人的本性。中集1986年濒临倒闭时,从集装箱制造被迫转向多种经营求生存,我们也搞了承包经营制。当时承包法兰业务的一名经理,每个月的工资奖金是我这个副总经理的好几倍,但我认为很正常。

从那个时候起,中集人都放在台面上来说:“君子爱财、取之有道”。后来,我们逐渐形成了强烈的业绩导向文化。2009年金融危机,公司业绩不好,我本人以及中集的核心团队没拿一分钱奖金。直到现在,中集董事会给管理层的业绩合同里是这样给压力的:如果全年没有实现对董事会承诺的净利润,管理层没有奖金。

我们的探索不会停止。2014年底创立的,由管理层持股30%的创业型公司中集电商,仍然是在实践着“尊重人性”这四个字。中集相信他们有实现人生价值的梦想,给他们一个好的机制和平台去展现。他们作为公司的主人,一定全力以赴想着把公司做大做强,事实上他们也在这么做。

第四点,公平正义,这也许是最重要的一点。在袁庚时代,蛇口工业区进行的每一项变革,无不渗透着竞争理念以及竞争背后的公平正义。我经常举例说起“美国梦”。“美国梦”的灵魂就是机会均等,黑人也可以当总统。中集这些年来一直在坚持的竞聘、公开答辩机制,是为了让每个员工都能得到公平的机会,让优秀的人才脱颖而出。我常说的中集“以人为本、共同事业”文化,这个文化的根基就是公平、公正、公开。

这一点,也是我们每一位企业家、每一层管理者,都要向袁庚去学习的。这一点如果做不到,前面所说的三点,以及为之而进行的努力,就像是空中楼阁一样。

以上是从市场经济、商业规律以及中集发展的角度,我的一些粗浅看法。无论是中集,还是我本人,受袁庚的影响太深,但所学到、所实践的还只是皮毛。作为中国改革开放之后成长起来的第一代企业家,我们身处这个时代并且做出一点贡献,已经是非常幸运。而站在历史的这个伟大时刻,无论是这个国家还是我们这一代企业家,仍然需要继续肩负起历史使命,“向前走、莫回头”。我们之所以要缅怀袁庚,就是要继承他对于改革创新的、无与伦比的信念和决心。在国家利益面前,在改革大局面前,始终把个人利益置之度外,敢于担当和负责,敢于突破制约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的突破条条框框,甚至甘冒风险。

这几天,我也看了不少报道,在总结袁庚在经济体制、政治体制和社会管理等等诸多方面的探索。在我看来,无论是袁庚在哪一个方面的改革创新,都是他通往文明的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主张和追求。最终都会回归到基本的人性、基本的商业规律、基本的社会规律。这就是袁庚精神为我们指路的明灯,我们满怀感恩。

袁庚先生,一路走好。

 

2006年4月21日,集团总裁麦伯良、原集团副总裁赵庆生、原高级顾问梁宪来到袁庚家中,慰问袁董及家人。

 
在线订阅 联系我们 在线帮助网站地图     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147540号